凛凛的发夹

杂食党,凛中心什么都吃,库洛托娃√库洛薇塔√尤西米莉√

魔女的赠礼(1)

TLS时间线后的if

因为没买到一本性转带来的怨念产物

OOC注意 

里恩临时性转注意



“库洛….库洛…..醒醒……..”

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自己身体被轻轻摇晃着,库洛渐渐从睡梦中醒来。自从搬到了里恩隔壁,自己每天早上都可以享受到自家教官兼恋人的专属叫早服务。并不是喜欢赖床,库洛在作为解放战线首领时即使每天深夜去开作战会议也能在早饭时间准时出现,一边赞叹着雪伦小姐绝妙的手艺一边笑嘻嘻地与前来用餐的七组同学一一打招呼。他仅仅是很怀念,曾经逃课午睡时被里恩叫醒的感觉

“真是的,前辈又睡在这种地方,逃课的话会被莎拉教官骂哦。”

察觉到出现在头顶上方的一片阴影,库洛睁开眼,看到少年被午后阳光镀上一层金色的发丝,与带有些无奈的清澈紫色瞳孔。每当这时库洛心里都会涌现出一种温暖的感受,这种曾一度被他忘却的感受,在一切结束后的现在他想尽情沉溺在其中。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库洛这点心思的里恩,在提醒库洛设立闹钟几次无果后,叹了一口气便由着他来了。

“啊库洛你醒了吧,快起来。“

不愧是里恩,发现我呼吸方式的改变了吗,库洛迷糊中想着,但暂时就让我继续装睡吧,再享受一会儿那轻柔的声音,掠过脸颊的发梢,与时不时感受到的压在身体上柔软的触感……

嗯?

轻柔的声音?掠过脸颊的发梢?虽然里恩声音确实很温柔但好歹也是成年男子,库洛也记不得他什么时候蓄了长发。而且,那迷一般的柔软触感又是什么,感觉就像是………

“哇!“被突然从床上弹起的库洛吓了一跳,防止和他相撞里恩慌忙向后躲闪。

“要起来的话先说一声啊,如果不是我的话可能就躲不开了,万一受伤怎么办…….库洛?“

如果要用一个词形容现在库洛安布斯特的表情,那就是目瞪口呆。他正在见证二十年人生中最让他震惊的画面,连第一次见到奥尔迪涅的时候也比不上现在。

那双紫色眼眸与昨日分别时别无二致,但是倾斜到腰际的黑色长发与胸口那里不大却有着明显弧度的隆起都在显示着现在异常的状况。

“里恩……..这是,怎么回事?“

“啊,“注意到库洛惊讶视线的里恩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早上起来就感觉到身体有点不对劲,一照镜子才发现。“

“我,好像变成了女孩子。”

---------------------------------------------------------------------------- 

 

“欸欸欸欸——!!!教官变成了女生吗!!!”

从里恩踏入教室直到他解释完毕时沉默又僵硬的气氛被尤娜的惊呼打破。

我就知道会变成这样,库洛杵着脑袋无奈地想到。

 

时间回到今早——

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的库洛第一时间便抓住里恩肩膀试图阻止她继续去学校,却被对方用诧异的眼神看着,

“虽然我变成女孩子这件事很令人惊讶,可也并不会影响我上课吧。”

“不不不,会影响会影响,一进教室发现自己的教官变了性别再怎么说也不会有天然到能继续听课的学生吧!”

“我相信只要好好解释大家都能接受的。”

那样天然的人就在自己面前!!此时要不是双手已经放在了里恩的肩膀上,库洛绝对已经抱着脑袋疯狂吐槽起来了。虽然平时里恩的天然就让他有些头痛,但是没想到居然能到这种程度。

就在两人为了要不要去上课这件事争论不休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真吵闹啊施瓦泽,虽然不反对你们一早就打情骂俏但如果过于激烈打扰到其他人的话就不好了。”

“分校长?”

此时库洛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我可以进来吗?“

“非常抱歉,我这就去给您开门。”里恩责怪地看了自己面前的人一眼,在库洛还来不及阻止时便拨开他抓住自己的双手往门口跑去。

里恩打开门的一瞬间,看到眼前景象的分校长嘴里发出一声玩味的感叹,“嚯….?”

完了,库洛想着。深知分校长本性的他此刻感到头痛欲裂。

 

于是便是现在这混乱的状况。

“尤娜,再怎么说也太大声了吧,会吵到其他教室上课的同学的。“即使还没从眼前冲击性的景象回过神来,库尔特优等生的本性也提醒着他不能过度失控。

“可是库尔特不惊讶吗!教官可是变成了女生欸,从常识上怎么说都不可能吧?!“

“嘛…..这个确实是,一般来说这种事怎么都不可能发生……..”

“如果是黑之工坊的技术的话也并非不可能,”亚尔缇娜虽然维持着一如既往的冷静,脸上也出现了一丝平日看不到的动摇,“不过在黑之工房已经消失的的现在已经不可能了,更不用说教官根本不会去找他们帮忙。检索事项中并没有找到其他会使人变性的可能存在。”

“对吧,阿尔,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原因不明吗,那么有变回去的方法吗?“库尔特看向讲台上现在已经是女性的教官问道,尽量控制自己不要露出奇怪的表情。

“啊哈哈…..”似乎是对造成现在状况感到有些不好意思,里恩干笑了几声,”虽然现在暂时还没有方法,不过今早在办公室见到托娃时她说可以找她认识的人问问。我下课后也准备联系下艾玛。“一想到脸上震惊还没褪去时便积极地说可以帮忙的拖娃,里恩在感激同时也对她抱有了些许歉意。自己一直在受托娃的照顾,什么时候一定要好好感谢她才行。

“艾玛前辈吗?“ 尤娜脑中浮现出了那个会使用多到令她眼花缭乱的法术的美丽魔女小姐,”那确实很可靠呢。“

“啊拉,一直变不回去不也挺好的吗,”此时众人的视线被之前一直没说话的绿发少女的声音所吸引,她正一边捧着脸一边陶醉地看着里恩,“虽然失去了男性宽阔的胸膛与结实的肌肉很可惜,但是女性也别有一番风味呢~啊啊,真想与教官一起坠入禁断的花园…….!”

“所以说帝国新任凯恩公这样没问题。”尤娜半闭着眼睛吐槽到,“而且缪洁你现在和教官都是女生吧。”

“尤娜你这点就不懂,这也属于淑女嗜好的一部分哦~要不要我来亲自教教你❤”

“不用了!!!”

“哼,无聊。”坐在后排的亚修轻哼了一声,对这场闹剧兴趣寥寥,“说到底那家伙是男是女对我来说都没区别,倒是白发小子你不在意吗,他可是你的姘头吧。”

“嗯?” 突然被抛来话题的库洛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你啊…白发小子还有姘头什么的,好歹我也是长辈吧,你说话语气也太不客气了。“

“哈?明明二十岁了却还没毕业,被集体围殴到半死的家伙好意思装长辈?“

“真是的这点你就饶过我吧……“

想起自己刚回来时惨痛的经历库洛就打了一个哆嗦。

不过说不在意现在的状况肯定是假的,虽然性别变化并不会对里恩本身带来实质性的改变,但是生活上多了许多不方便的地方。比如他常穿的那套风衣以现在的体格并不能穿下,因从今天分校长那里临时借了一件外套穿,再比如虽然托娃说放学后带她去买,但是因为事发突然现在的里恩是没穿胸罩站在讲台上的….可恶,想想就觉得对心脏不好。

和其他人不一样,对造成这一切的元凶,库洛心里稍稍有些眉目。

(果然是那个女人搞的鬼吧,等下课之后就去问问。)

之后虽然里恩好不容易让大家安静下来开始上课,却没有人能认真听讲,大家脑海里都充斥着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想法,就这么度过了一上午。


---------------------------------------------------------------------------- 

 

下课后,里恩被托娃叫去了办公室。新七组的同学也陆续离开教室,而正准备走出门的缪洁被站在阿尔提娜课桌旁的尤娜叫住,

“ 缪洁,我和阿尔正在商量去樱桃吃午饭,你要来吗?“

缪洁止住了脚步,看向尤娜轻轻摇了摇头:“虽然受到邀请很高兴,不过我现在稍微有点私事要去处理。“

“私事?最近好像没听缪洁你提起过呢……” 尤娜歪头思考起来,突然恍然大悟道 “啊,难不成你要去跟踪教官??“

“呼呼,到底怎么样呢,这点请任凭想象。嘛,不过如果真这么干了某个正狠狠盯着我的同学肯定不会放过我呢。“

“欸?“

“那么,失礼了。“在尤娜还在困惑时,缪洁向她鞠了一躬便离开了教室。

留下一头雾水的尤娜,她低头向阿尔提娜问到:“喂我说阿尔,我们要不要追上去?万一她真的去跟踪教官怎么办。“

“我觉得这点倒是不用担心,“阿尔提娜若有所思地往缪洁离开的方向看去,然后起身拉住大脑还在当机状态的尤娜,”那么我们也走吧尤娜桑。“

“欸等等,阿尔,我还什么都没搞懂……拜托你解释一下啦!阿尔~~“

 

缪洁不紧不慢地走着,似乎并没有什么目的而仅仅是在校园里漫步,直到走入学校后院一个不那么显眼的角落才停下来,转身向似乎什么都不存在的前方提出疑问,“那么,库洛先生到底找我有什么事呢?”

沉静了十几秒后,不远处的树干后传出略带慵懒的男子声音,“果然瞒不过你吗,不愧是薇塔旧识,米尔蒂妮•尤洁丽兹•德•凯恩公爵“

库洛从树木形成的阴影中走出,丝毫没有自己被发现的慌乱。脸上挂着一幅轻松的表情,眼底却完全没有笑意。

听到对方刻意喊出自己全名,缪洁仅仅是轻笑两声作为回应,做出一幅遗憾的模样歪头说道:“真可惜,还以为自己已经被库洛先生认同为同伴了,这么生疏的语气稍微有点让我悲伤呢。啊,难道说是因为我对里恩教官的发言而吃醋了吗?怎么办呢,虽然我也很想要教官的心与魂,但作为一名淑女远远守望着教官似乎也不错呢~”

你这语气里到底哪里有悲伤啊喂,库洛叹了一口气,把这句吐槽压抑在心里。眼前的少女大概和自己熟知的那位魔女一样,一旦毫无顾忌地踏入对方的步调就会被牵着鼻子走。

“停止绕圈子吧米尔蒂妮,你如果完全没有回答我的打算也不会故意走到这种地方才把我叫出来。”库洛顿了顿,看向眼前的少女,缪洁也终于收起了之前玩笑似的态度点了点头示意库洛继续。

“我有三个问题,一,里恩变成女性这件事是你和薇塔干的吗,二,如果是你们是否知道恢复方法,以及三,”此时库洛盯着缪洁的眼睛里透露出一种危险的光芒,那是在作为帝国战线首领C时的库洛所拥有的眼神,“你们是否想利用里恩达到某种目的,而这种目的会对他产生伤害。”

听完库洛的提问后,缪洁愣了几秒,然后捂住嘴转过身,肩膀颤抖着,终于到达了忍耐的极限,发出了一阵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我没想到库洛先生居然会那么认真,这不是完全把我当作敌人对待了吗?”

库洛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并不为自己被嘲笑了这件事感到难堪,毕竟薇塔在面对认真的库洛时态度曾经要比这恶劣上几十倍,“毕竟面对的是你们这些魔女,没有人敢掉以轻心吧。“

“啊啦,可我又不是魔女。”

“差不多了吧,你这个蜘蛛女郎。”

“居然专门从亚修那里打听过来这个名字吗,真过分呢库洛先生。”

“用大笑来回应别人的人在这点上也彼此彼此吧。“

似乎终于止住了笑意,缪洁转过身来朝库洛鞠了一躬,“刚才真是失礼了。库洛先生想的没错,这件事确实和我还有薇塔小姐有着联系,不过请放心,虽说不知道薇塔小姐怎么样,我一定不会协助她伤害教官的行为。”

被她这么认真的回应,库洛的态度也稍微缓和了一点,问到:“那么,恢复的方法呢?”

缪洁此时露出有些暧昧的笑容,突然岔开话题:“库洛先生知道,这是薇塔小姐的礼物吗?”

“啊?” 库洛诧异道,“喂喂,把别人的对象变换性别算哪门子的礼物啊?“

“嘛,性别改变说到底只是副作用,恢复方法才是,薇塔小姐给你的成人礼哦。“

变性,成人礼,等等,难道是——

“想必库洛先生此刻已经有答案了吧。对了,如果现在去教官的办公室,应该可以看到很有趣的场面哦。“

说完这句话后,缪洁就转身离开了。

库洛目送着她离去后,也向教学楼方向移动。虽然还有些想要问她的问题,不过现在暂时就这样吧。更重要的是,她说的有趣的场面是?

于是库洛到达教员室时,看到的便是安杰丽卡拉着里恩往她怀里塞,和试图阻止她却无果的亚里沙与托娃一起构成的画面。

---------------------------------------------------------------------------- 

 

本来只是想码车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扶额)


评论(1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