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凛的发夹

杂食党,凛中心什么都吃,库洛托娃√库洛薇塔√尤西米莉√

实在太短了不好意思打tag的片段


咻——

一道火光划破寂静的夜空,然后啪地一下在一片深蓝中绽开成五光十色。

接着一簇又一簇,绚烂的花火于夜幕下盛开,照亮了冰冷漆黑的水面,与海堤边一前一后匆匆走着的两位青年。

又一道烟火升空时,一直在用余光瞟着空中盛景的黑发年轻人终于偏过头去,任由瞳孔被映成一片斑斓。

“很稀奇吗,烟花。”

听到身后脚步声明显减慢,银发青年回头向自己的同伴询问。

里恩愣了一下,转头看向自己提出问题的人,紫红的眼瞳在映照下正变换着不同的颜色。

“不好意思,现在明明有重要的任务,我却被分散了注意力。”里恩对库洛露出一个抱歉的微笑,然后默默加快了脚步。

库洛耸了耸肩后回头,一路无言,能听见的只有烟花不断的炸裂声与两人的脚步声。

“只是...”不知过了多久,沉默被里恩打破。他微微低头,露出似乎在怀念着什么的目光,“想起去年独自在这里执行任务时,也有这样的烟花。”

“再次看到这样的景色就不禁想到,今年不是一个人真是太好了。”

他看到前方行走着的脚步突然顿了一下。

“你啊,” 同伴的声音传来,夹杂着一丝对于里恩来说不知从何而来的无奈,“有时候真是...”

“库洛?” 疑惑的声音刚落,里恩就感觉自己的右手被拉了起来。

“等等,我不会再慢下了,所以你不用...”

“明年,” 库洛强硬地打断了他的话,攥紧了手心里的另一只手,“我们明年再来这里,一起看烟花。”

花了大概两秒理解了同伴话语意义的里恩,紧紧回握住同伴温暖的手。

“嗯!” 露出了一个不输给任何花火的,美丽又灿烂的笑容。

@Dye_Joshua 太太画的笑颜凛凛太可爱了,上个色分享给大家!

P2是太太原图

Jealous


TLS后的if

上车请系好安全带,OOC注意

有一位仅在对话中出现的原创人物,毕竟灰色骑士迷弟迷妹遍布帝国各地




库洛•阿姆布拉斯特现在很不开心。


为了给里恩准备生日惊喜,今天早早完成了游击士协会的委托,去商店街买了一个蛋糕和一大堆彩饰,回家把蛋糕放在餐桌上,彩条和气球布置在客厅后,又下厨做了里恩最爱吃的鱼排汉堡。库洛还拿出自己珍藏多年的红酒和蛋糕放在一起,并在旁边点燃了两支蜡烛准备来个烛光晚餐。看着自己的杰作库洛满意地笑了笑,一边感叹着本大爷真是太浪漫了,一边想象着里恩感动的表情坐在客厅沙发上,哼着小曲等待恋人归来。


但是——


“太慢了!”


墙上的挂钟指针啪哒啪哒地走着,眼看着就要指向十点,里恩却还没有回家。

桌上的汉堡已经彻底冷下来,蛋糕旁摆放的蜡烛也只剩下了灰烬。


明明之前用arcus联系时,里恩还说自己处理完资料就从办公室回来,但是到现在都过了四个小时了,不说回家,连一次联系都没有收到。


虽然对里恩的实力颇有信心,毕竟曾不止一次亲身领教过里恩凌厉的刀法,历经磨练的八叶一刀流让他在正面对决中很难处于下风,但如果被偷袭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对曾经的灰色骑士对怀恨在心的人想必不在少数,即便使出再卑劣的招数也要对其实施报复。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库洛内心越发焦急,放在腿上的手指无意识地不停叩着,秒针每走过一步发出的滴答声都对他是一种煎熬。


终于,过了实际五分钟但在库洛看来却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的时间后,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再也等不下去了,他决定现在就出去找里恩,如果真遇到了危险一两分钟结果可能就会出现决定性的不同。


就在这时,库洛听到了门锁转动的声音。


“我回来了。”


熟悉的声音从玄关传来。


之前的焦躁一扫而光,一种巨大的安心感向库洛袭来,随即而来的是满腹的疑问与不满。你之前都到哪去了,为什么不联络,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这种里恩曾经对库洛持有的感情,现在真真切切地反应在了库洛自己身上。

难道这是报复吗,作为曾经让他担心痛苦辗转反侧难以入睡长达一年的报复。一时间涌入心中的复数感情不禁让库洛胡思乱想着,感叹这就是自作自受吗。


“库洛?” 里恩的声音向客厅靠近,“你在的吧,为什么不开灯。”


啪,客厅灯的开关被摁开,突如其来的白光有些刺眼,库洛眯起了双眼,适应后看到的是里恩如预想一般惊讶的神情。


“库洛,这,这是…..” 里恩瞪大了眼睛,似乎对自己看到的场景难以置信,“难道你为了我…..?”


“里恩, “库洛故意无视了里恩的反应,强压下快要溢出的感情,用异常平静的语气问道, “你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


“啊,” 库洛的问题让处于惊讶状态的里恩回过神来,他看向库洛那张无表情的脸,反应过来此时自己恋人可能正在生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后低头向他道歉,“抱歉,让你担心了。本来想和你联系的,但学生说补课时不想看到老师分心。”


“学生?补课?” 库洛此时心中升起不妙的预感,难道是……


对库洛此时内心活动一无所知的里恩继续解释着:“对,你知道诺曼•斯佩罗吧?就是上周你来办公室找我时遇到的男生。今天准备回家时被他拦下来让我帮他补课,正好期中考试要到了就同意了。”


果然是他!


库洛责怪自己刚刚的粗心。对帝国英雄抱有想法的绝对不只憎恨他的人,还有数量惊人的爱慕者。


而诺曼绝对算其中棘手的类型。和多数爱慕者直白的追求不一样,诺曼一点一点地向里恩发起进攻,像慢慢融化在热茶里的蜂蜜在不经意间融入他的生活。


不知何时里恩就经常提起这个名字,今天诺曼同学上课又答对了几个问题,下课时帮着自己把文件搬到办公室;各种委托也完成的非常漂亮,学生时期的自己真的自愧不如。虽然里恩脸上出现的满是夸耀令自己骄傲的学生的表情,却看的库洛很不是滋味。


直觉告诉他那个诺曼对里恩抱有的绝对不仅仅是对教官和英雄的尊敬,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库洛在上周去到里恩的学校,进到办公室时正好遇见正向里恩请教问题的诺曼。


库洛绝对不会看错,诺曼望向他的一瞬间眼里出现的敌意,虽然之后马上露出一个礼节性的笑容,但有伪装身份长达两年经验的库洛再清楚不过,这只是他戴上的名为友好的面具而已。


“既然库洛先生在这里我就不打扰了,那么教官,下午见。”

诺曼向里恩鞠了一躬,便向库洛站着的门口走来。

 

擦身而过时,库洛看见诺曼嘴角轻轻地向上扬起。那是一个除了库洛外谁也察觉不到的,轻蔑的笑容。


宣战布告吗,那就来吧。


库洛鼻子里哼了一声作为回应,不管对人对事,库洛•阿姆布拉斯特从不畏惧挑战。


只是没想到第一次交锋来的那么迅速。


太被动了,库洛懊恼地想着,不论是为了拉近与里恩的距离还是为了挫败自己,那小子都不会放过里恩生日这个机会,太执着于带来惊喜的自己在这一点上失误了,应该联系过后就直接去学校接他的。


当库洛还在后悔时,里恩又抛出了枚重磅炸弹。


“本来我想去图书馆的,但是诺曼说学校要关门了留下来打扰别人不好,就被他拉着去了他家..”


什么…?


库洛此时再也挂不住扑克脸了,一下抓住里恩的肩膀,没控制住的力量让里恩吃痛地半闭着眼。


“痛…!库洛你干什么?“ 对库洛突然做出的行为感到不解,里恩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你说,他拉着你去他家?“


“是的,虽然我也拒绝过,至少得先跟父母打一声招呼,但是诺曼说最近父母出差去了,而且无论如何也想让我去作客。他很少这样请求别人,于是不知不觉就答应了。”


盯着库洛那双似乎能把人看透的紫红色眼睛,里恩感到越来越没有底气。库洛现在绝对生气了,而且比自己刚刚回来的时候还要生气的多。但是挤破脑袋也想不出原因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对方,只能手忙脚乱地用自己现在能想到的话尽力解释着,“到了诺曼的家后他亲自下厨了做了晚饭,之后我就一直帮他复习期中考试的内容,没想到就这么过了四个小时。诺曼本来提议和你联系一下住在他家的,但作为老师怎么也不好意思直接在学生家借宿…”


却不知道现在自己的解释无疑在对库洛火上浇油。


“哈..哈哈哈哈哈” 


“库洛….?”


被库洛突如其来的笑声弄得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的里恩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感觉到肩膀上库洛施加的力度离去。库洛放开里恩退到了餐桌旁,一只手撑在桌上,一只手捂着脸。


“住在他家吗,好,真好。有一套呢这小子,我大意了,这一局我就承认我输了吧。不过——” 说着,库洛抓起桌上已经开封了的红酒仰头猛饮了几口,然后用原本撑在桌上的手把面前呆站着的里恩一把拉到怀里。

 

就这么吻了上去。


“唔..唔唔?!”


本来就被库洛一系列令人费解的行为弄得一脸懵逼的里恩此时更懵了,大脑当机的他错过了反抗的最好时机,乖乖被库洛的撬开牙关灌入酒红色的液体。


强行被人喂食并不是什么良好的体验,更何况是里恩本就不擅长喝的酒。


酒划入喉咙时留下的灼烧感,与库洛一刻不停纠缠着抢夺肺中空气的舌头都使得里恩的大脑更加混沌。吞咽不及的液体从嘴角滑下滴落在木制的地板上,留下一道道暗红色的水渍。

到在酒精与缺氧的双重作用下,里恩潮红的脸颊,泛着泪光的双眼,与逐渐软在怀中的身躯,库洛满意地轻哼了一声,但还是没有放过他,到确保里恩完全吞咽掉口中的红酒为止,继续毫不留情地继续 掠夺他的氧气。

 

就在里恩以为自己要窒息而死的时候库洛终于放开了他,一下扑倒在餐桌上猛烈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库洛…你发什么神经…” 


“我发什么神经?”


咚。


库洛使出自己能用的最大力量将里恩一下按倒在桌上,还没从窒息感中回过神来的里恩被撞的头晕目眩。


“这倒要问问你吧,我亲爱的里恩。” 库洛眯起了眼睛,语气冷漠异常,“生日的时候把恋人晾在一边跑到别的男人家里,甚至还要过夜是发什么神经?”


“所以说诺曼只是我的学生,我真的是去帮他补课而已。” 

里恩强忍着疼痛吃力地答道,但一与库洛对视,自知理亏的里恩便转过头轻声道歉,“…对不起,下次生日我一定会推掉所有工作回来。”


“不会有下次了。”

库洛冷冷地看着身下的人道:“今晚我就让你永远记住,把恋人忘记在家里会受到怎样的惩罚,以及——”


库洛俯下身子,灼热的吐息烫的里恩耳朵发红,“愤怒的库洛阿姆布拉斯特有多么难缠。“

——————————————————————————————

http://www.cwbgj.com/content/uploads/tempimg/201712019/2126002630.png

好像翻车了补个链接

http://overseas.weico.cc/share/10987574.html?weibo_id=4180378220146990

——————————————————————————————

Fin.


小彩蛋:


1.隔天醒过来注意到身上吻痕的里恩刻意把领口拉的很高,但是他没注意到库洛故意在他看不到的脖颈后耳朵下方的位置留下了一个显眼的小草莓,为了向某位前一天让他吃了瘪的小哥炫耀。

当然被里恩发现之后回家跪了搓衣板。

 

2.某位作为小哥原型的小伙伴说,斯佩罗不就是sparrow吗?然后和crow大概就是两只鸟为了教官打架争夺主权(不)

 

感谢你看到这里。

吃醋的里恩经常见但是吃醋的库洛感觉很少看到,于是前几天看到推特上天天的小漫画就写了这篇。

明明闪三后一直很丧但是写出来都是高浓度糖分是为什么呢

魔女的赠礼(1)

TLS时间线后的if

因为没买到一本性转带来的怨念产物

OOC注意 

里恩临时性转注意



“库洛….库洛…..醒醒……..”

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自己身体被轻轻摇晃着,库洛渐渐从睡梦中醒来。自从搬到了里恩隔壁,自己每天早上都可以享受到自家教官兼恋人的专属叫早服务。并不是喜欢赖床,库洛在作为解放战线首领时即使每天深夜去开作战会议也能在早饭时间准时出现,一边赞叹着雪伦小姐绝妙的手艺一边笑嘻嘻地与前来用餐的七组同学一一打招呼。他仅仅是很怀念,曾经逃课午睡时被里恩叫醒的感觉

“真是的,前辈又睡在这种地方,逃课的话会被莎拉教官骂哦。”

察觉到出现在头顶上方的一片阴影,库洛睁开眼,看到少年被午后阳光镀上一层金色的发丝,与带有些无奈的清澈紫色瞳孔。每当这时库洛心里都会涌现出一种温暖的感受,这种曾一度被他忘却的感受,在一切结束后的现在他想尽情沉溺在其中。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库洛这点心思的里恩,在提醒库洛设立闹钟几次无果后,叹了一口气便由着他来了。

“啊库洛你醒了吧,快起来。“

不愧是里恩,发现我呼吸方式的改变了吗,库洛迷糊中想着,但暂时就让我继续装睡吧,再享受一会儿那轻柔的声音,掠过脸颊的发梢,与时不时感受到的压在身体上柔软的触感……

嗯?

轻柔的声音?掠过脸颊的发梢?虽然里恩声音确实很温柔但好歹也是成年男子,库洛也记不得他什么时候蓄了长发。而且,那迷一般的柔软触感又是什么,感觉就像是………

“哇!“被突然从床上弹起的库洛吓了一跳,防止和他相撞里恩慌忙向后躲闪。

“要起来的话先说一声啊,如果不是我的话可能就躲不开了,万一受伤怎么办…….库洛?“

如果要用一个词形容现在库洛安布斯特的表情,那就是目瞪口呆。他正在见证二十年人生中最让他震惊的画面,连第一次见到奥尔迪涅的时候也比不上现在。

那双紫色眼眸与昨日分别时别无二致,但是倾斜到腰际的黑色长发与胸口那里不大却有着明显弧度的隆起都在显示着现在异常的状况。

“里恩……..这是,怎么回事?“

“啊,“注意到库洛惊讶视线的里恩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早上起来就感觉到身体有点不对劲,一照镜子才发现。“

“我,好像变成了女孩子。”

---------------------------------------------------------------------------- 

 

“欸欸欸欸——!!!教官变成了女生吗!!!”

从里恩踏入教室直到他解释完毕时沉默又僵硬的气氛被尤娜的惊呼打破。

我就知道会变成这样,库洛杵着脑袋无奈地想到。

 

时间回到今早——

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的库洛第一时间便抓住里恩肩膀试图阻止她继续去学校,却被对方用诧异的眼神看着,

“虽然我变成女孩子这件事很令人惊讶,可也并不会影响我上课吧。”

“不不不,会影响会影响,一进教室发现自己的教官变了性别再怎么说也不会有天然到能继续听课的学生吧!”

“我相信只要好好解释大家都能接受的。”

那样天然的人就在自己面前!!此时要不是双手已经放在了里恩的肩膀上,库洛绝对已经抱着脑袋疯狂吐槽起来了。虽然平时里恩的天然就让他有些头痛,但是没想到居然能到这种程度。

就在两人为了要不要去上课这件事争论不休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真吵闹啊施瓦泽,虽然不反对你们一早就打情骂俏但如果过于激烈打扰到其他人的话就不好了。”

“分校长?”

此时库洛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我可以进来吗?“

“非常抱歉,我这就去给您开门。”里恩责怪地看了自己面前的人一眼,在库洛还来不及阻止时便拨开他抓住自己的双手往门口跑去。

里恩打开门的一瞬间,看到眼前景象的分校长嘴里发出一声玩味的感叹,“嚯….?”

完了,库洛想着。深知分校长本性的他此刻感到头痛欲裂。

 

于是便是现在这混乱的状况。

“尤娜,再怎么说也太大声了吧,会吵到其他教室上课的同学的。“即使还没从眼前冲击性的景象回过神来,库尔特优等生的本性也提醒着他不能过度失控。

“可是库尔特不惊讶吗!教官可是变成了女生欸,从常识上怎么说都不可能吧?!“

“嘛…..这个确实是,一般来说这种事怎么都不可能发生……..”

“如果是黑之工坊的技术的话也并非不可能,”亚尔缇娜虽然维持着一如既往的冷静,脸上也出现了一丝平日看不到的动摇,“不过在黑之工房已经消失的的现在已经不可能了,更不用说教官根本不会去找他们帮忙。检索事项中并没有找到其他会使人变性的可能存在。”

“对吧,阿尔,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原因不明吗,那么有变回去的方法吗?“库尔特看向讲台上现在已经是女性的教官问道,尽量控制自己不要露出奇怪的表情。

“啊哈哈…..”似乎是对造成现在状况感到有些不好意思,里恩干笑了几声,”虽然现在暂时还没有方法,不过今早在办公室见到托娃时她说可以找她认识的人问问。我下课后也准备联系下艾玛。“一想到脸上震惊还没褪去时便积极地说可以帮忙的拖娃,里恩在感激同时也对她抱有了些许歉意。自己一直在受托娃的照顾,什么时候一定要好好感谢她才行。

“艾玛前辈吗?“ 尤娜脑中浮现出了那个会使用多到令她眼花缭乱的法术的美丽魔女小姐,”那确实很可靠呢。“

“啊拉,一直变不回去不也挺好的吗,”此时众人的视线被之前一直没说话的绿发少女的声音所吸引,她正一边捧着脸一边陶醉地看着里恩,“虽然失去了男性宽阔的胸膛与结实的肌肉很可惜,但是女性也别有一番风味呢~啊啊,真想与教官一起坠入禁断的花园…….!”

“所以说帝国新任凯恩公这样没问题。”尤娜半闭着眼睛吐槽到,“而且缪洁你现在和教官都是女生吧。”

“尤娜你这点就不懂,这也属于淑女嗜好的一部分哦~要不要我来亲自教教你❤”

“不用了!!!”

“哼,无聊。”坐在后排的亚修轻哼了一声,对这场闹剧兴趣寥寥,“说到底那家伙是男是女对我来说都没区别,倒是白发小子你不在意吗,他可是你的姘头吧。”

“嗯?” 突然被抛来话题的库洛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你啊…白发小子还有姘头什么的,好歹我也是长辈吧,你说话语气也太不客气了。“

“哈?明明二十岁了却还没毕业,被集体围殴到半死的家伙好意思装长辈?“

“真是的这点你就饶过我吧……“

想起自己刚回来时惨痛的经历库洛就打了一个哆嗦。

不过说不在意现在的状况肯定是假的,虽然性别变化并不会对里恩本身带来实质性的改变,但是生活上多了许多不方便的地方。比如他常穿的那套风衣以现在的体格并不能穿下,因从今天分校长那里临时借了一件外套穿,再比如虽然托娃说放学后带她去买,但是因为事发突然现在的里恩是没穿胸罩站在讲台上的….可恶,想想就觉得对心脏不好。

和其他人不一样,对造成这一切的元凶,库洛心里稍稍有些眉目。

(果然是那个女人搞的鬼吧,等下课之后就去问问。)

之后虽然里恩好不容易让大家安静下来开始上课,却没有人能认真听讲,大家脑海里都充斥着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想法,就这么度过了一上午。


---------------------------------------------------------------------------- 

 

下课后,里恩被托娃叫去了办公室。新七组的同学也陆续离开教室,而正准备走出门的缪洁被站在阿尔提娜课桌旁的尤娜叫住,

“ 缪洁,我和阿尔正在商量去樱桃吃午饭,你要来吗?“

缪洁止住了脚步,看向尤娜轻轻摇了摇头:“虽然受到邀请很高兴,不过我现在稍微有点私事要去处理。“

“私事?最近好像没听缪洁你提起过呢……” 尤娜歪头思考起来,突然恍然大悟道 “啊,难不成你要去跟踪教官??“

“呼呼,到底怎么样呢,这点请任凭想象。嘛,不过如果真这么干了某个正狠狠盯着我的同学肯定不会放过我呢。“

“欸?“

“那么,失礼了。“在尤娜还在困惑时,缪洁向她鞠了一躬便离开了教室。

留下一头雾水的尤娜,她低头向阿尔提娜问到:“喂我说阿尔,我们要不要追上去?万一她真的去跟踪教官怎么办。“

“我觉得这点倒是不用担心,“阿尔提娜若有所思地往缪洁离开的方向看去,然后起身拉住大脑还在当机状态的尤娜,”那么我们也走吧尤娜桑。“

“欸等等,阿尔,我还什么都没搞懂……拜托你解释一下啦!阿尔~~“

 

缪洁不紧不慢地走着,似乎并没有什么目的而仅仅是在校园里漫步,直到走入学校后院一个不那么显眼的角落才停下来,转身向似乎什么都不存在的前方提出疑问,“那么,库洛先生到底找我有什么事呢?”

沉静了十几秒后,不远处的树干后传出略带慵懒的男子声音,“果然瞒不过你吗,不愧是薇塔旧识,米尔蒂妮•尤洁丽兹•德•凯恩公爵“

库洛从树木形成的阴影中走出,丝毫没有自己被发现的慌乱。脸上挂着一幅轻松的表情,眼底却完全没有笑意。

听到对方刻意喊出自己全名,缪洁仅仅是轻笑两声作为回应,做出一幅遗憾的模样歪头说道:“真可惜,还以为自己已经被库洛先生认同为同伴了,这么生疏的语气稍微有点让我悲伤呢。啊,难道说是因为我对里恩教官的发言而吃醋了吗?怎么办呢,虽然我也很想要教官的心与魂,但作为一名淑女远远守望着教官似乎也不错呢~”

你这语气里到底哪里有悲伤啊喂,库洛叹了一口气,把这句吐槽压抑在心里。眼前的少女大概和自己熟知的那位魔女一样,一旦毫无顾忌地踏入对方的步调就会被牵着鼻子走。

“停止绕圈子吧米尔蒂妮,你如果完全没有回答我的打算也不会故意走到这种地方才把我叫出来。”库洛顿了顿,看向眼前的少女,缪洁也终于收起了之前玩笑似的态度点了点头示意库洛继续。

“我有三个问题,一,里恩变成女性这件事是你和薇塔干的吗,二,如果是你们是否知道恢复方法,以及三,”此时库洛盯着缪洁的眼睛里透露出一种危险的光芒,那是在作为帝国战线首领C时的库洛所拥有的眼神,“你们是否想利用里恩达到某种目的,而这种目的会对他产生伤害。”

听完库洛的提问后,缪洁愣了几秒,然后捂住嘴转过身,肩膀颤抖着,终于到达了忍耐的极限,发出了一阵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我没想到库洛先生居然会那么认真,这不是完全把我当作敌人对待了吗?”

库洛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并不为自己被嘲笑了这件事感到难堪,毕竟薇塔在面对认真的库洛时态度曾经要比这恶劣上几十倍,“毕竟面对的是你们这些魔女,没有人敢掉以轻心吧。“

“啊啦,可我又不是魔女。”

“差不多了吧,你这个蜘蛛女郎。”

“居然专门从亚修那里打听过来这个名字吗,真过分呢库洛先生。”

“用大笑来回应别人的人在这点上也彼此彼此吧。“

似乎终于止住了笑意,缪洁转过身来朝库洛鞠了一躬,“刚才真是失礼了。库洛先生想的没错,这件事确实和我还有薇塔小姐有着联系,不过请放心,虽说不知道薇塔小姐怎么样,我一定不会协助她伤害教官的行为。”

被她这么认真的回应,库洛的态度也稍微缓和了一点,问到:“那么,恢复的方法呢?”

缪洁此时露出有些暧昧的笑容,突然岔开话题:“库洛先生知道,这是薇塔小姐的礼物吗?”

“啊?” 库洛诧异道,“喂喂,把别人的对象变换性别算哪门子的礼物啊?“

“嘛,性别改变说到底只是副作用,恢复方法才是,薇塔小姐给你的成人礼哦。“

变性,成人礼,等等,难道是——

“想必库洛先生此刻已经有答案了吧。对了,如果现在去教官的办公室,应该可以看到很有趣的场面哦。“

说完这句话后,缪洁就转身离开了。

库洛目送着她离去后,也向教学楼方向移动。虽然还有些想要问她的问题,不过现在暂时就这样吧。更重要的是,她说的有趣的场面是?

于是库洛到达教员室时,看到的便是安杰丽卡拉着里恩往她怀里塞,和试图阻止她却无果的亚里沙与托娃一起构成的画面。

---------------------------------------------------------------------------- 

 

本来只是想码车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扶额)


一个醉酒小段子

时间线大概闪三后,第一次与库洛喝酒的凛

官方我不管我就要奶HE(划掉)

OOC注意

当库洛把人扛回房间时,里恩几乎已经不省人事了。

没想到那个曾经劝阻自己不要过度饮酒的正直后辈如今会喝的烂醉如泥。库洛在感叹时光流逝的同时也感觉到自己应当承担些许责任。

如果当时阻止他就好了。可是,面对一边往自己杯里倒酒一边哭着说能和库洛一起喝酒实在太好了的里恩,他实在是无法出声阻止。

啊啊,面对这家伙的时候自己真是越来越心软了。感叹完里恩变化后又感叹着自身变化的库洛把里恩放到了床上,拍了拍他的脸。

“醒醒里恩,到房间了。”

“....嗯.........”

“要睡的话至少先把外套脱下来吧。”

“.............”

看到眼前的人完全没有恢复意识的迹象,库洛叹了一口气。

“你啊,真是越来越会撒娇了。”算了,今天就帮人帮到底吧。

好不容易帮里恩把腰上皮带解开的库洛内心不禁吐槽,这是什么衣服,无意义的装饰部分也太多了吧?! 特别是右腿上那圈绑腿,除了增加色气值外真是毫无用处.....等等我为什么要觉得男人的衣服色情。

尽管库洛不想承认,他在替里恩脱衣服时内心确实产生了动摇。特别是解开绑腿脱下裤子时感觉整个脸都要烧起来了。

我果然变得越来越奇怪了,库洛边想边摇着头似乎想把脑中各种杂念甩开。心如止水,心如止水。

帮里恩脱的只剩一件衬衫后,库洛把他塞进被窝,小声地说了句晚安便迅速起身,想赶紧离开这个对自己心脏不妙的地方。

就在这时,库洛感觉自己的衣角被拉住了。

“?!”

“库洛,要走了吗.....不要走....留下来”

咔,库洛似乎听到了自己内心有什么东西开始碎掉的声音。

“喂喂,就算是男人,对于另一个喝过酒的男人做出这种发言也很危险啊,你到底有没有自觉——”

库洛强行维持着冷静转过头去,正对上那双因为醉意而雾气迷蒙的眼睛

“...如果是库洛的话...没关系”

啪,理智的弦彻底崩坏。

糟了,库洛无奈地想着。

本来还想维持冷静的,果然不行啊。这都是你的错哦后辈君,好好负起责任来吧~

完)

并没有车

决定去吃女主盾的糖(无法接受现实)

还我白兔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白兔二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论吉野式结局”

在看伊泽塔结局的时候不停有即视感

牺牲自己将罪恶全聚集在自己身上从而结束纷争

创造一个她能笑着的,人们能做出选择的世界

即使战争不会停止也会向着这样的世界努力

是不是很眼熟(笑)感觉把这段话套在鲁鲁修和罪恶的结局上面也没什么违和感

但是啊,因为没有大河内,吉野白魔法发挥了威力! 不是BE不是开放而是HE! 伊泽塔和大公从此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躺)吉野我爱你(((*°▽°*)八(*°▽°*)))♪

这集实在太浪漫了,比翼双飞什么的ԅ(¯﹃¯ԅ)这个薛定谔的kiss啊啊啊制作组敢不敢把正片放出来! !隔壁滑冰都结婚了大公你们不考虑一下吗! !不要说BE吉野可是会白魔法的人, 鲁鲁修都复活了伊泽塔肯定不会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