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凛的发夹

杂食党,凛中心什么都吃,库洛托娃√库洛薇塔√尤西米莉√

Jealous


TLS后的if

上车请系好安全带,OOC注意

有一位仅在对话中出现的原创人物,毕竟灰色骑士迷弟迷妹遍布帝国各地




库洛•阿姆布拉斯特现在很不开心。


为了给里恩准备生日惊喜,今天早早完成了游击士协会的委托,去商店街买了一个蛋糕和一大堆彩饰,回家把蛋糕放在餐桌上,彩条和气球布置在客厅后,又下厨做了里恩最爱吃的鱼排汉堡。库洛还拿出自己珍藏多年的红酒和蛋糕放在一起,并在旁边点燃了两支蜡烛准备来个烛光晚餐。看着自己的杰作库洛满意地笑了笑,一边感叹着本大爷真是太浪漫了,一边想象着里恩感动的表情坐在客厅沙发上,哼着小曲等待恋人归来。


但是——


“太慢了!”


墙上的挂钟指针啪哒啪哒地走着,眼看着就要指向十点,里恩却还没有回家。

桌上的汉堡已经彻底冷下来,蛋糕旁摆放的蜡烛也只剩下了灰烬。


明明之前用arcus联系时,里恩还说自己处理完资料就从办公室回来,但是到现在都过了四个小时了,不说回家,连一次联系都没有收到。


虽然对里恩的实力颇有信心,毕竟曾不止一次亲身领教过里恩凌厉的刀法,历经磨练的八叶一刀流让他在正面对决中很难处于下风,但如果被偷袭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对曾经的灰色骑士对怀恨在心的人想必不在少数,即便使出再卑劣的招数也要对其实施报复。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库洛内心越发焦急,放在腿上的手指无意识地不停叩着,秒针每走过一步发出的滴答声都对他是一种煎熬。


终于,过了实际五分钟但在库洛看来却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的时间后,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再也等不下去了,他决定现在就出去找里恩,如果真遇到了危险一两分钟结果可能就会出现决定性的不同。


就在这时,库洛听到了门锁转动的声音。


“我回来了。”


熟悉的声音从玄关传来。


之前的焦躁一扫而光,一种巨大的安心感向库洛袭来,随即而来的是满腹的疑问与不满。你之前都到哪去了,为什么不联络,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这种里恩曾经对库洛持有的感情,现在真真切切地反应在了库洛自己身上。

难道这是报复吗,作为曾经让他担心痛苦辗转反侧难以入睡长达一年的报复。一时间涌入心中的复数感情不禁让库洛胡思乱想着,感叹这就是自作自受吗。


“库洛?” 里恩的声音向客厅靠近,“你在的吧,为什么不开灯。”


啪,客厅灯的开关被摁开,突如其来的白光有些刺眼,库洛眯起了双眼,适应后看到的是里恩如预想一般惊讶的神情。


“库洛,这,这是…..” 里恩瞪大了眼睛,似乎对自己看到的场景难以置信,“难道你为了我…..?”


“里恩, “库洛故意无视了里恩的反应,强压下快要溢出的感情,用异常平静的语气问道, “你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


“啊,” 库洛的问题让处于惊讶状态的里恩回过神来,他看向库洛那张无表情的脸,反应过来此时自己恋人可能正在生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后低头向他道歉,“抱歉,让你担心了。本来想和你联系的,但学生说补课时不想看到老师分心。”


“学生?补课?” 库洛此时心中升起不妙的预感,难道是……


对库洛此时内心活动一无所知的里恩继续解释着:“对,你知道诺曼•斯佩罗吧?就是上周你来办公室找我时遇到的男生。今天准备回家时被他拦下来让我帮他补课,正好期中考试要到了就同意了。”


果然是他!


库洛责怪自己刚刚的粗心。对帝国英雄抱有想法的绝对不只憎恨他的人,还有数量惊人的爱慕者。


而诺曼绝对算其中棘手的类型。和多数爱慕者直白的追求不一样,诺曼一点一点地向里恩发起进攻,像慢慢融化在热茶里的蜂蜜在不经意间融入他的生活。


不知何时里恩就经常提起这个名字,今天诺曼同学上课又答对了几个问题,下课时帮着自己把文件搬到办公室;各种委托也完成的非常漂亮,学生时期的自己真的自愧不如。虽然里恩脸上出现的满是夸耀令自己骄傲的学生的表情,却看的库洛很不是滋味。


直觉告诉他那个诺曼对里恩抱有的绝对不仅仅是对教官和英雄的尊敬,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库洛在上周去到里恩的学校,进到办公室时正好遇见正向里恩请教问题的诺曼。


库洛绝对不会看错,诺曼望向他的一瞬间眼里出现的敌意,虽然之后马上露出一个礼节性的笑容,但有伪装身份长达两年经验的库洛再清楚不过,这只是他戴上的名为友好的面具而已。


“既然库洛先生在这里我就不打扰了,那么教官,下午见。”

诺曼向里恩鞠了一躬,便向库洛站着的门口走来。

 

擦身而过时,库洛看见诺曼嘴角轻轻地向上扬起。那是一个除了库洛外谁也察觉不到的,轻蔑的笑容。


宣战布告吗,那就来吧。


库洛鼻子里哼了一声作为回应,不管对人对事,库洛•阿姆布拉斯特从不畏惧挑战。


只是没想到第一次交锋来的那么迅速。


太被动了,库洛懊恼地想着,不论是为了拉近与里恩的距离还是为了挫败自己,那小子都不会放过里恩生日这个机会,太执着于带来惊喜的自己在这一点上失误了,应该联系过后就直接去学校接他的。


当库洛还在后悔时,里恩又抛出了枚重磅炸弹。


“本来我想去图书馆的,但是诺曼说学校要关门了留下来打扰别人不好,就被他拉着去了他家..”


什么…?


库洛此时再也挂不住扑克脸了,一下抓住里恩的肩膀,没控制住的力量让里恩吃痛地半闭着眼。


“痛…!库洛你干什么?“ 对库洛突然做出的行为感到不解,里恩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你说,他拉着你去他家?“


“是的,虽然我也拒绝过,至少得先跟父母打一声招呼,但是诺曼说最近父母出差去了,而且无论如何也想让我去作客。他很少这样请求别人,于是不知不觉就答应了。”


盯着库洛那双似乎能把人看透的紫红色眼睛,里恩感到越来越没有底气。库洛现在绝对生气了,而且比自己刚刚回来的时候还要生气的多。但是挤破脑袋也想不出原因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对方,只能手忙脚乱地用自己现在能想到的话尽力解释着,“到了诺曼的家后他亲自下厨了做了晚饭,之后我就一直帮他复习期中考试的内容,没想到就这么过了四个小时。诺曼本来提议和你联系一下住在他家的,但作为老师怎么也不好意思直接在学生家借宿…”


却不知道现在自己的解释无疑在对库洛火上浇油。


“哈..哈哈哈哈哈” 


“库洛….?”


被库洛突如其来的笑声弄得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的里恩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感觉到肩膀上库洛施加的力度离去。库洛放开里恩退到了餐桌旁,一只手撑在桌上,一只手捂着脸。


“住在他家吗,好,真好。有一套呢这小子,我大意了,这一局我就承认我输了吧。不过——” 说着,库洛抓起桌上已经开封了的红酒仰头猛饮了几口,然后用原本撑在桌上的手把面前呆站着的里恩一把拉到怀里。

 

就这么吻了上去。


“唔..唔唔?!”


本来就被库洛一系列令人费解的行为弄得一脸懵逼的里恩此时更懵了,大脑当机的他错过了反抗的最好时机,乖乖被库洛的撬开牙关灌入酒红色的液体。


强行被人喂食并不是什么良好的体验,更何况是里恩本就不擅长喝的酒。


酒划入喉咙时留下的灼烧感,与库洛一刻不停纠缠着抢夺肺中空气的舌头都使得里恩的大脑更加混沌。吞咽不及的液体从嘴角滑下滴落在木制的地板上,留下一道道暗红色的水渍。

到在酒精与缺氧的双重作用下,里恩潮红的脸颊,泛着泪光的双眼,与逐渐软在怀中的身躯,库洛满意地轻哼了一声,但还是没有放过他,到确保里恩完全吞咽掉口中的红酒为止,继续毫不留情地继续 掠夺他的氧气。

 

就在里恩以为自己要窒息而死的时候库洛终于放开了他,一下扑倒在餐桌上猛烈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库洛…你发什么神经…” 


“我发什么神经?”


咚。


库洛使出自己能用的最大力量将里恩一下按倒在桌上,还没从窒息感中回过神来的里恩被撞的头晕目眩。


“这倒要问问你吧,我亲爱的里恩。” 库洛眯起了眼睛,语气冷漠异常,“生日的时候把恋人晾在一边跑到别的男人家里,甚至还要过夜是发什么神经?”


“所以说诺曼只是我的学生,我真的是去帮他补课而已。” 

里恩强忍着疼痛吃力地答道,但一与库洛对视,自知理亏的里恩便转过头轻声道歉,“…对不起,下次生日我一定会推掉所有工作回来。”


“不会有下次了。”

库洛冷冷地看着身下的人道:“今晚我就让你永远记住,把恋人忘记在家里会受到怎样的惩罚,以及——”


库洛俯下身子,灼热的吐息烫的里恩耳朵发红,“愤怒的库洛阿姆布拉斯特有多么难缠。“

——————————————————————————————

http://www.cwbgj.com/content/uploads/tempimg/201712019/2126002630.png

好像翻车了补个链接

http://overseas.weico.cc/share/10987574.html?weibo_id=4180378220146990

——————————————————————————————

Fin.


小彩蛋:


1.隔天醒过来注意到身上吻痕的里恩刻意把领口拉的很高,但是他没注意到库洛故意在他看不到的脖颈后耳朵下方的位置留下了一个显眼的小草莓,为了向某位前一天让他吃了瘪的小哥炫耀。

当然被里恩发现之后回家跪了搓衣板。

 

2.某位作为小哥原型的小伙伴说,斯佩罗不就是sparrow吗?然后和crow大概就是两只鸟为了教官打架争夺主权(不)

 

感谢你看到这里。

吃醋的里恩经常见但是吃醋的库洛感觉很少看到,于是前几天看到推特上天天的小漫画就写了这篇。

明明闪三后一直很丧但是写出来都是高浓度糖分是为什么呢

评论(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