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bler凛凛的发夹

杂食党,凛中心什么都吃,库洛托娃√库洛薇塔√尤西米莉√

一个醉酒小段子

时间线大概闪三后,第一次与库洛喝酒的凛

官方我不管我就要奶HE(划掉)

OOC注意

当库洛把人扛回房间时,里恩几乎已经不省人事了。

没想到那个曾经劝阻自己不要过度饮酒的正直后辈如今会喝的烂醉如泥。库洛在感叹时光流逝的同时也感觉到自己应当承担些许责任。

如果当时阻止他就好了。可是,面对一边往自己杯里倒酒一边哭着说能和库洛一起喝酒实在太好了的里恩,他实在是无法出声阻止。

啊啊,面对这家伙的时候自己真是越来越心软了。感叹完里恩变化后又感叹着自身变化的库洛把里恩放到了床上,拍了拍他的脸。

“醒醒里恩,到房间了。”

“....嗯.........”

“要睡的话至少先把外套脱下来吧。”

“.............”

看到眼前的人完全没有恢复意识的迹象,库洛叹了一口气。

“你啊,真是越来越会撒娇了。”算了,今天就帮人帮到底吧。

好不容易帮里恩把腰上皮带解开的库洛内心不禁吐槽,这是什么衣服,无意义的装饰部分也太多了吧?! 特别是右腿上那圈绑腿,除了增加色气值外真是毫无用处.....等等我为什么要觉得男人的衣服色情。

尽管库洛不想承认,他在替里恩脱衣服时内心确实产生了动摇。特别是解开绑腿脱下裤子时感觉整个脸都要烧起来了。

我果然变得越来越奇怪了,库洛边想边摇着头似乎想把脑中各种杂念甩开。心如止水,心如止水。

帮里恩脱的只剩一件衬衫后,库洛把他塞进被窝,小声地说了句晚安便迅速起身,想赶紧离开这个对自己心脏不妙的地方。

就在这时,库洛感觉自己的衣角被拉住了。

“?!”

“库洛,要走了吗.....不要走....留下来”

咔,库洛似乎听到了自己内心有什么东西开始碎掉的声音。

“喂喂,就算是男人,对于另一个喝过酒的男人做出这种发言也很危险啊,你到底有没有自觉——”

库洛强行维持着冷静转过头去,正对上那双因为醉意而雾气迷蒙的眼睛

“...如果是库洛的话...没关系”

啪,理智的弦彻底崩坏。

糟了,库洛无奈地想着。

本来还想维持冷静的,果然不行啊。这都是你的错哦后辈君,好好负起责任来吧~

完)

并没有车

评论(9)

热度(39)